舍瓦,向死而生

如果乌克兰不是东道主的话,舍瓦这个名字可能早已隐匿于我们的记忆深处,不再被提起。当他身穿黄色的战袍,走上球场的那一刻,无数人心底深处那根琴弦被拨动了。伴随而来的还有悲凉况味。自古美人如名将,不许人间见白头。

风萧萧,雨潇潇,往往会成为名将、美人谢幕时的大背景。不入流的电影导演们总喜欢这种烂俗的套路。乌克兰与法国这场小组赛,天公深谙这一套路,用突如其来的大雨为舍瓦的即将归隐营造出一种悲凉气氛。

与瑞典首战,舍瓦梅开二度,威风八面。不过乌克兰接下来将面临法国和英国两大强队,舍瓦的球队前景并不被看好。英法首轮的平局,为他们携手晋级铺平了道路。

无数球迷为舍瓦欢呼的同时,也似乎在为他送别。外界质疑他面对英法双雄无法延续同样的状态,也不相信他能够挺进淘汰赛。或许,从此之后,我们再也无法在世界大赛上看他踢球了。一念及此,悲伤总挥之不去。

上述种种,只是悲伤主义者的解读。当又要假装高深来探讨人生的意义时,我想起了在思想领域常被引用的一句谚语“向死而生”。死亡是人生不可逆转的终点,但向死而生所呈现的却是积极的姿态。

运动生涯是浓缩般的人生,退役是另一种形式的“死亡”。运动生涯的终结不可逆转,但可以选择不同的方式和态度来走向终点。舍瓦做出了表率。无论球队的命运如何,无论终点何时到来,用积极的态度笑对这残酷的人生,才配得上真正的赞叹。舍瓦正在践行这样的人生信条。他曾计划本届欧洲杯后挂靴。但如今他修正了人生计划,甚至不排除重返顶级联赛效力的可能性。

北野武在《向死而生》中,曾将自己喻作漂浮在河里的垃圾。他认为即便垃圾被水草束缚住,也应该努力挣脱,拿出随波逐流的气概来。嗯,舍瓦正是这么做的。张宾